飞鸢鸢——忙炸

不想补链接,也找不到以前文在哪啦

【斑扉】月读时间(中)

emmmm。。。。。。我鸽了多久了?

我自己也不知道,毕竟当鸽子很快乐 =ww=

毕竟我是一个又短小又莫得感情的鸽手

还是那句话,ooc应该又是ooc的一篇,ooc都是我的错

——————————————————————

‘等等,上百份实验?怎么会.....我是什么时间开始进行的研究?是第几年开始的?想不起来,一点也想不起来......’扉间靠在白色文件柜上,她双手紧紧地捂住头,身体慢慢地滑下去坐在冰凉的地面上。大脑传来的近乎撕裂的痛感让她大脑一片空白,混乱、混沌像是有什么思维想要从大脑破土而出。

  ‘我是谁?’扉间在脑海里不住问道,大脑传来的痛感还在持续着,这一阵阵痛感让她痛不欲生却意外的感到一丝理智。‘我是扉间,宇智波扉间......不对!我出嫁前姓什么?’又一个新问题的出现让她的大脑一片木然。‘扉间,扉间,扉间,扉......什么扉间?到底是什么扉间?’,“啊啊啊!!!”杂乱的思维夹着剧烈疼痛直冲大脑,她忍不住将头部猛地撞向身后文件柜,那剧烈的响声和悲鸣在实验室里面回响。

  她颓唐的靠着柜子上,刚才的剧痛已经让她的体力消耗掉了一部分,疼痛、疲乏、迷茫,一系列的感情迸发在一起让扉间紧紧地攥住发丝,掐住头皮。突然她抓起一缕发丝呆呆地看着搭在胸前的长发似乎是得到了一点线索,‘扉间......扉间......我是......千手?对,我是千手扉间!那,那千手又是哪个家族?等等我的头发为什么会是长发?’扉间忍不住拉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即使是头部的剧痛也挡不住她迷茫的模样。

  她就这样呆呆地坐在地上,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不停流逝,直到摆放在实验桌桌面上的计时器发出滴滴滴的声响。那一声声清脆的声音提醒着扉间,快到傍晚了,斑要下班了,她也该回到自己的小家庭了。

  扉间揉了揉已经不算太疼的脑袋,用手轻轻整理了一下自己,用着飞雷神不紧不慢地回去。实验室留下的那一地的残破碎片,在黑暗中若隐若现,微微的反射着微弱的自然光。那光芒微弱,几乎不可见,脆弱的似乎一抹就会消逝,但那是光,微弱但是它存在......

  似乎有什么要变了......

  ——————————————————————————————————————————————

  “我回来了,扉间。”宇智波斑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扉间拿着正在煮味增汤的勺子就迎了上去。

  “欢迎回家,阿娜达。”扉间笑着,声音微微上扬,甜蜜的声线像一罐甜滋滋的蜂蜜。扉间接过斑手上的文件袋,顺便给了他一个带着一丝味增汤味道的吻,“斑,今天工作辛苦了,快进来准备开饭了。”扉间笑着看着他,眼神也是甜甜的充满幸福的味道。

  “嗯,好。”宇智波斑很快回答道,但是他的眼睛以一个微妙的角度和扉间的眼神错开,在扉间的角度她的爱人微笑着看着她,看上去是如同扉间记忆中的一模一样。但是,扉间知道,这不一样。以前的她根本不会怀疑他的丈夫会对她使用一些潜伏技巧,但是现在的她怀疑全世界!不过女人,是最善于伪装的生物啊,阿娜达,不,宇智波斑。

  她千手扉间总会找到那些诡异的地方的,毕竟这个世界是那么的怪异,她的记忆一定有问题!

        阿!娜!达!

下了叨叨玩,做这个APP得简直人才hiahia

听基友说要严打,回来关掉车门了_(:з)∠)_

然后我又跑了


【斑扉】月读时间(上)

说好的今天发个脑洞,挤也要挤时间出来发。
最近的瓜真大,吃完瓜才发现时间这么晚了_(:з)∠)_

全世界陷入月读的设定,被斑在月读世界强行性转的扉间,所以扉间♀的性格没那么要强,但是清醒过后就emmm

BE警告  真直扉警告  女就直女,男就直男

———————————————————————

  叮……叮……叮……叮……
  
  黑暗中传来了断断续续的叮叮声,原本困坐在原地双手抱膝的千手扉间抬起头仿佛在追寻着什么。他仔细的聆听着这声音,叮铃叮铃的声音时断时续,在黑暗中捕捉不到一丝痕迹。
  
  远处不知在何方的叮铃声渐渐地靠近了,整个黑暗空间如同湖面一般泛起阵阵的涟漪。大片大片的猩红色铺满了整个地面,他就这样坐在地面中心,四周泛起的涟漪将他紧紧的包围。新红色和黑暗交织成的一幅压抑的画面,千手扉间的手触碰到地面时一双双苍白的手从地底升起,仿佛地狱的恶鬼妄图将他拉入炼狱。
  
  一双双手就这样从地底破血而出,一张张狰狞扭曲的面孔浮现在血水上。他们口口声声的喊着,不断的呻吟着哀嚎着。
  
  扉间对这个画面措手不及,他一把挣开那双惨白的手神色惊恐的不断的向前跑去。
  
  不知道在这个血色空间里他奔跑了有多久,身后的血水不断地不断的涌出了一张张惨白的脸一双双苍白腐烂的手。那噩梦一般的存在不断的追逐着他,扉间一直奔跑几乎要快跑到绝望的时候。
  
  一丝光明出现了。
  
  他带着一丝希望像那个光明跑去,光线越来越强,空间越来越明亮。扉间看到了那光明前站着一个人,宇智波斑。他焦急的向他跑去,一把抱住他撒娇似的喊到:“阿娜达,哪些恶灵们是怎……唔嗯!阿娜达?”
  
  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丈夫,用一把刀从背后插进了他的心脏。随之而来的是空间的崩裂,他们消失在光明中……
  
  “哈……哈……哈……”扉间一下从床上坐起,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一头长发披散在脸颊,汗珠从额头滑落。棉被没法遮盖住那饱满的身材,只是用尽全力勉强的盖住了那汹涌的雪峰。但是露出的雪白脖颈和那纤细漂亮的蝴蝶骨一览无余,她左手拍拍自己的胸脯想要镇定下来,右手却紧紧地攥着皱巴巴的床单。
  
  等到她缓过来没有那么害怕的时候,又将自己埋进了身旁人的怀里。宇智波斑的温度,炙热温暖有让她安心的味道。
  
  ——————————————
  
  
  宇智波斑是被弥漫在空气里的早餐所唤醒,他起床披上浴衣,赤裸着双脚向楼下厨房走去。他接过了扉间手中的菜刀,自然而然的就切起了菜,就像做了千百遍的动作一样。这样习惯性的动作为他换了一枚甜蜜的早安吻,唇瓣轻点,不似初恋时的痴缠占有,更多的是细水长流却又不容忽视的甘美。
  
  温馨安宁的氛围如同一缕缕香风将两人圈在了一起。
  
  没一会儿,不算太大的饭桌上出现了一个个小碟子。碟子里面放着精致又美味的食物,再加上桌上插在精美花器的一束鲜花,这个清晨就是一幅油画。
  
  俩人入座开始就餐,这氛围更加温馨了。
  
  温馨的时间并没有多久。扉间忍不住打破了这片宁静,她放下手中的骨瓷碗筷子放在碗上,她有话要说。宇智波斑察觉到了她的动作,将手中的碗筷放好表示打算回应她。
  
  扉间犹豫了半晌,她说道:“阿娜达……我想要个孩子了。”宇智波斑表情有一丝凝固,然而扉间因为心中的想法没有察觉到,她接着说:“斑……我们结婚有十年了吧?可是不管我再怎么努力,也没有一个自己的孩子。我想要一个孩子了。”
  
  宇智波斑的眼睛下敛,目光注视到碗碟上。他不紧不慢的说:“扉间,我不想要一个孩子来破坏我们两个人的空间。抱歉。”说完心里有一些乱的斑站起身起来收拾了碗碟,整理好自己后给了她一个吻就匆匆出门了。
  
  扉间握紧了筷子,听见咔嚓一声她才回过神。她有些烦躁,她都不知道宇智波斑为什么那么排斥有自己的孩子。扉间也站起了身,收拾了一下自己便用飞雷神闪进了研究所。
  
  周围的人也习以为常,还纷纷的给她打招呼。
  
  “早上好!宇智波老师。”
  
  “呃,早上好。”
  
  打过招呼后,扉间进了自己的研究室。她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研究在等着她,当她进入了实验室第一眼看见的就是颜色十分不对劲的营养柱体。扉间脸色一沉,拿过一旁的记录表。
  
  一号实验失败,无法产生生命反应……
  二号实验失败,无法产生生命……
  三号实验失败,无法产生……
  四号实验失败,无法……
  ……
  ……
  
  接近上百份的实验全部都没有成功跨过第一个阶段,这是用自己是卵细胞和斑的jing子细胞做的试管实验,这些通通都失败了。而另一旁摆放着其他人的实验也都是失败的。
  
  扉间越想越多,头突然痛起来。她捂住头似乎有一种记忆逐渐在苏醒。
  
  为什么她和斑这么多年一直没有孩子?为什么这么多份实验都是失败?为什么以其他人基因为蓝本的实验也都是失败品。为什么连第一个关卡也过不去?
  
  满脑子的为什么几乎要炸开她的脑袋,她突然身体一震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这么多年,为什么村子里面一个新生儿也没诞生?
  
  扉间感到背后一凉,她似乎找到什么线索,一个令人头皮发麻的线索。

今天的瓜太大,嗝,要吃饱了。
明天有空更个脑洞试试?

真的真的,奉劝各位小天使们千万别学室内别学一切和建筑有关的专业!会死的😂

我已经感觉要回不来啦,基本一周感觉都是休息不定回家滩死状态,天天怼图,临时设计师来一句改图就加班到凌晨。

阴阳师没把我肝头秃,加班迟早头秃_(:з)∠)_

嗷呜!我爱皓皓,我爱暗无天日耶!语音大喊一声暗无天日出来了面灵气,突然觉得这个SSr挺像皓皓的。

一些新皓粉的想法(占tag抱歉)

       最近一头扎进了刘皓坑

       然后发现真是惨不忍睹,皓黑和皓(脑残吹)的对撕总是能扯到角色本人,好想给皓皓喊冤。特别是一粉顶十黑的太太QAQ真可怕

       在战三观的时候求你们黑博主可以,黑角色就不要了吧!
       
       之前看评论遇上个黑动漫皓的呃,叶粉?嘉世能放一个长相寒碜的去面对媒体?那陶轩还不如把橙子女神顶上去呢,动画那都是制作公司为了塑造反派拖的模板脸,为了捡懒呢。

       反正作为一个新进皓粉只觉得叶修和刘皓对错28开,叶修在嘉世沟通处事有些问题,但是在联盟技术完全可以可以盖住这些,毕竟电子竞技菜即原罪。刘皓就是性格问题,他是心思纤细特别容易想多的悲观主义者,但是又是心高气傲却又没有神一样的技术的人,所以钻牛角尖拉帮结派要搞一直批评他的叶修。

       不得不说陶老板的默许占很大成分,没发钱大老板默许谁会去搞老大呀。后期刘皓去雷霆去呼啸的成绩表现了他的实力,但是一对上叶修他就降智了,呃,感觉叶修是他的阴影。反正不吹不黑,刘皓不是反派,叶修也不是全能神。

        以上就是我的想法,唉,真不想看着撕角色。

白荔枝超美,晚上睡觉还能闻着甜甜荔枝味睡觉💤

……
就是闻着有点饿

斑扉脑洞系列——008立莲的诅咒(上)

梗。。。来自伤我100自损1000的智障亲友用来吓我的一张图,网上那个莲蓬乳(密集恐惧症千万别看)真的!没有密恐的我看着都十分无语……

高能!真的,有密恐千万别去搜,你会睡不着的。


设定:
        背景四人组全体存活的前提,新生的木叶受到各方面势力的危险,于是木叶需要做来自各方相互制衡的任务来完成蛰伏。

↓↓↓
 
  啪嗒,一颗奇异的莲子掉落地上,随着莲子掉落声一起发出声响的是嘶哑的痛呼声。一双修长的手指颤抖着捡起和血肉一个颜色的莲子,颤抖着将莲子塞进自己胸口上的如同莲蓬一样的洞里。
  
  “别硬撑,来,扉间乖乖喝一口。”一只流着鲜血的手放到了惨白的唇边,另一只手强行扳过他的脸亲了亲。千手扉间皱着眉头伸出舌头舔舐了两口便别过头去,宇智波斑脸上表情逐渐难看,他抬起手狠狠地把伤口撕大用力吸了几大口血扳过千手扉间的脸。他一口吻了上去,在扉间惊到的时候强行撬开他的唇舌,一时间两人口中充满了铁锈一样的血腥味。
  
  千手扉间得了一种诅咒,立莲一族的“莲蓬”诅咒。身上的血肉会一寸寸的化作莲蓬模样,直到全身上下全是莲蓬一样的孔洞,内里的内脏被强行分解成了无数粒血肉莲子就是死亡的时刻。这个诅咒来自于一次任务……
  
   锵——
  
  武器交错的声音在夜幕中发出尖锐的声响,液体飞溅的声音隐藏在沉郁的夜色中。千手扉间飞身跃上那钩心斗角的庭院门头,双脚稳稳的立在瓦尖,一张惨白的狸猫面具上两摸缓缓下落的红,他白发雪面如同一道死神剪影。
  
  他凝视着庞大庭院在月光下的黑影,漠然的将手上染血的打刀一挥,一道斑斑点点的血液溅射,融入了青石地面上的大片血迹。
  
  呲——
  
  刀刃入鞘,他伸出手指抹了抹面具上的血迹,一个跃身踏上木质回廊,加入了一场灭族杀戮。对木叶任何不利因素的事物都该抹除,即使双手沾满无辜鲜血。
  
  终究人不是死物,很快大宅就热闹起来。婴孩儿的啼哭,妇人的尖叫,男人的自杀性怒吼以及垂垂老者绝望的叹息,各种声音混做一团。
  
  “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们是什么人,啊——救命啊……呃……”至死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的女人。
  
  “哇哇哇呜……哇——”懵懂不知事的婴孩停止了啼哭。
  
  “啊——该死的,和你们拼了呃啊……”拿起佩刀的神官。
  
  ……
  
  最终这场收割到了尾声,一众头戴面具的忍者跟随在千手扉间身后走向了最后的房间。他一双代表着热烈如火的红眸现在比不化的冰川还要来得冷冽,千手扉间停在这单薄的纸门前,他伸出右手礼貌性敲了敲,随后手上的动作和声音一起响起。
  
  “晚上好,打扰了阁下。”
  
  在描花纸门里面的是一个年轻人,一个年轻的男人。千手扉间上下扫视一番。“面若好女,肤如凝脂,身如飞柳,体弱纤细,没错了,的确是这次任务目标了。你说我说的对吗?打算叛乱的立莲一菊先生。”
  
  披散黑发的男人突然费力的咳嗽起来,撕心裂肺,一缕缕鲜血顺着白色的衣襟流下,将雪白的里衣染得斑斑猩红。然而,立莲一菊仿佛没有事一般,他理了理凌乱的衣服,双目瞟到染上血液的地方时手指抓了抓又很快松开。
  
  “千手先生,真的……咳咳……君主殿下要杀我,为什么!啊咳咳……咳咳,为什么要毁掉立莲一族!”千手扉间看着眼前已经不能保持端坐的男人,有几分怜悯,脸上却是更加冷硬了,他微微欠身对立莲一菊表示敬意。
  
  “一菊先生,您的和歌颂写得十分的精妙,我很喜欢您的诗歌。但是这是任务,我不可能放过您。”
  
  “不……咳,我不需要你放过我,我的族人,我的父母都死在了这里,咳咳,即使你愿意放走我,我也只会死在此处啊。”
  
  “咳咳,我只想知道,只想知道为什么殿下他,为什么他会想要毁掉立莲一族啊!”
  
  立莲一菊撑着破败的身躯摇摇晃晃站起来,绝望犹如烟雾笼罩了他。
  
  千手扉间沉默了,半晌他回答了。
  
  “一菊先生,您与大名之子的关系是一段风雅佳话。但是您未曾动心,他却动了情。大名不可能让唯一继承人与您继续厮混了。”
  
  原本强撑着站立起来的立莲一菊如同破败楼宇,轰然倒塌。口中发出不明的呢喃,随后疯了一般的大笑起来。
  
  “呵呵……哈哈哈……咳咳,哈哈哈哈。大名啊,不愧是大名,想要一石二鸟吗哈哈哈,千手君,您真是一位风雅之人,愿意在我死去前回答我的疑惑,我会给你一条线索,呵呵……”立莲一菊笑得凄凉,却让他更加像一只即将开败的石蒜花,艳丽凄美。他突然以一种不似垂危之人的速度向千手扉间冲去,千手扉间本能的拔出打刀一刺。
  
  皮肉绽开,声如裂昂,鲜血大股大股从立莲一菊的腹部涌出。
  
  ”什么线索?”
  
  千手扉间面具下的神情极冷,声音音量微微提高,表示疑惑。
  
  ”咳呵呵,千手君,立莲一族是有诅咒的一族,断绝立莲一族最后血脉的人将受到神明的惩罚呀。呵呵呵……能够解咒的祖之国已经消失在时间洪流了,您呀要看神明是否眷顾您了,呵呵呵呵……”立莲一花说着便停止了呼吸,这是他对身为刀的忍者的报复,是对领队的报复。
  
  沉默的气氛开始蔓延,千手扉间拔出打刀任凭失去刀刃堵塞的尸体鲜血飞溅,挥手收队。